您当前的位置:文化渊源

范县古代名人之贤相李迪

发布时间:2015-5-6 9:55:53

        李迪(971年-1047年)字复古。其先祖为赵郡人,曾祖李在钦因避战乱,迁居于濮州。
  李迪自幼聪慧,刻苦好学,性格沉稳而有雅度,深得散文学家柳开的赏识器重。曾赞曰:“此公日后必为天下栋梁之材。”
  宋真宗景德二年(1005)举进士第一,钦点状元,授将作监丞,真宗封禅泰山时,李迪因事贬为海州监税。后知郓州。召还京师后,以尚书员外郎为三司盐铁使,擢知制诰。
  李迪机智多谋,体恤民情。宋真宗东封泰山,悉亳州盗贼横行,打家劫舍,剽掠城邑,官军久剿未果。遂命李迪出知亳州平息盗贼。李迪到任后尽撤进剿官兵,派密探侦知内情,亲率官兵围剿,一举擒获,亳州遂安。晋官为右谏议大夫、集贤院学士,知永兴军,不久徙陕西都转运使。
  李迪知人善任。吐蕃口角厮啰侵犯边境,秦州守将曹玮请求增兵,真宗以为曹玮怯懦,想另选秦州守将。迪认为曹玮多谋善断,谨慎务实,可出兵助玮。真宗准议,发关右兵助之,曹玮在三都谷果然大胜口角厮啰。真宗闻报大喜,问迪道:卿何以知曹玮一定能获胜呢?迪答曰:口角厮啰军队长途跋涉,远途而来,口角厮啰派人于边营声言某日克下秦州,欲以此激怒曹玮,引其出城而击之,但曹玮按兵不动,坐待口角厮啰到来,此为以逸待劳,因而必胜,臣因此而知之。自此真宗愈加器重李迪。
  真宗欲任李迪为太子太傅,李迪因太宗时未曾立保傅,只兼太子宾客。真宗诏令太子以太傅之礼对待李迪,并加平章礼部侍郎。
        真宗患病,难理朝政,宰相寇准提议让皇太子总揽军政大事,丁谓说:“以后皇上身体康复,朝廷关系如何处置?”李迪说:“太子监理国事,古已有之。”支持皇太子监国。皇太子于资善堂处理日常事务,大事请示真宗,真宗甚喜,遂拜李迪为吏部侍郎兼太子少傅、同中书门下平章事、景灵宫使、集贤殿大学士。丁谓擅权,挑拨离间,屡向真宗谗言寇准。天禧三年(1019)寇准遭贬,李迪不平,说:“迪起于布衣,今位至宰相,有心报国,死犹不恨,怎能依附权贵而只求个人安危呢?”自此与丁谓益加对立。一次,真宗召集大臣议论中书、门下二府长官兼任东宫官,李迪说:“东宫官属不当增加,臣不敢受此诏命。宰相丁谓擅权专政,欺上瞒下,力结朋党林特、钱惟演等人而嫉妒寇准。林特之子杀人,逍遥法外,寇准无罪而遭贬斥,钱惟演靠裙带关系干预朝政,曹利用、冯拯结党营私,祸根皆在丁谓。臣愿与丁谓同时罢相职并交御史台弹劾驳正。”真宗大怒,同罢李、丁二人,贬李迪出知郓州。次日,丁谓复诏为相。
  1022年仁宗即位,刘太后垂帘听政,丁谓再进谗言,贬寇准为曹州司户千军,以“寇党”之名贬李迪为衡州团练使。丁谓命人跟踪迫害李迪,靠部下邓余护送方安抵衡州。后丁谓阴谋罪行败露,李迪渐受重用,起为秘书监,历知舒州、江宁府、兖州、青州,后召至京师任兵部侍郎,知河南府,不久以尚书左右丞知河阳。明道二年(1033)太后薨,仁宗亲政,召李迪为资政殿学士,判尚书都省。不久,又拜同中书门下平章事、集贤殿大学士。
  宋仁宗即位前,李迪曾为太子宾客,此次重新被起用,自以为受不世之恩,所以尽心尽力辅佐仁宗,但却为宰相吕夷简忌恨,二人渐生矛盾。景祐二年(1035)二月,知兖州范讽被人弹劾,仁宗命李、吕二人同理此案。吕密奏仁宗,说李迪党庇范讽,仁宗不辨清白,即将李迪罢相,为刑部尚书,遂又出知亳州、相州、密州、徐州等地,后又改任户部尚书知兖州,复拜资政殿大学士。李迪深感仕途变幻难测,对人说:“迪不自量,自以为与圣主仁宗有相知之情,又自比唐代宋璟,视吕夷简为姚崇,力图振兴朝政,却不知他们竟知此待我,真令人伤心啊!”
  西夏赵元昊进犯延州,延州武备薄弱,守将均设法逃避。李迪不顾高龄,请求守边,仁宗赞扬李迪的爱国壮志,但不同意他守边。任李迪为彰信军节度使,统帅天雄军,徙青州。翌年,以太子太傅致仕。仁宗多次派人慰问,并欲召见,均以疾辞谢,年77岁寿终。赠司空,谥文定,仁宗亲撰其墓碑。因其以亮直称誉于时,故篆“遗直之碑”赐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