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的位置:文化渊源

范县县令郑板桥判案故事

发布时间:2015-4-24 9:03:02
        茨菇案
        一年冬天,一个叫金焕根的江苏兴化农民到范县卖茨菇。菜霸欺负金是外乡人,硬说他的茨菇有你把而欺行压价,金焕根有苦难言。忽打听到县官是兴化同乡,就大着胆来县衙鸣冤。郑板桥一听案情有些犯难,若判金焕根有理吧,有徇私之嫌;不判吧,菜霸又欺市太甚。思量片刻,起身就奔向那装运茨菇的小船,大家莫名其妙地看着七品官见到茨菇就拜,正觉好笑,板桥却说:“见家乡之土,不能不拜。”菜霸一听也不好意思在挑剔茨菇有泥土而杀价了,于是便做成了一笔公平交易。
        判牛案
        板桥知范县,勤政爱民,鸣禽而治。邑内太平繁荣,百姓安居乐业。一日,板桥闲来无事,正在雅斋吟诗作画,有两位农夫前来县衙打官司。甲家说,本家的牛被乙家戳死了要求赔偿,乙家说,不是自己的过失,不能赔偿。板桥认真问案,详细调查,才知道是甲乙两家二牛相斗,乙家的牛抵死了甲家的牛。于是提笔对此案写下了八个大字:“活牛共使,死牛共剥”。两家皆欣然接受,一时传为美谈。
        五块元宝案
        这天,郑板桥刚一坐衙,有财有势的大恶霸地主杨歪达就坐着大轿来打官司,告一个叫王老实的穷汉强占他家的土地,抢收他家的庄稼。郑板桥看原告神气十足,就命人把王老汉传来,把惊堂木一拍,说道:我姓郑的升堂问案有个规矩,叫没理的先说,有理的后说。对杨歪达说:“你先说吧!”。杨歪达连忙摇头摆手:“不,不,我有理,我后说。”。郑板桥这才把目光转向王老实,意思是你就开口吧。王老实想:自古都是官商相护,不知这个新来的县太爷是替富家说话,还是为穷人做主。唉!就是鸡蛋碰石头,我也得倒到苦水。想罢叩头说道:“县大老爷,我王老实没钱没势就算没理,可我有冤,俺家祖辈撇下的二亩老坟,种了红薯,可杨家硬说我父亲生前欠下了他的债,两亩地是抵给他了。这明明是欺压穷人啊!望老爷做主。”
        还没等郑板桥开口,杨歪达连忙辩解道:“郑县令,别听他一派胡言,他父亲生前亲口许下二亩作为抵债,还说死到阴曹地府也要报我的大恩,转生来世也不忘我的厚义。”郑板桥遂问:“空口无凭,你有何为证?”一句话问得杨歪达张口结舌,无言以答。郑板桥惊堂木一拍喝道:“无凭无证,分明是想霸地,来呀,拉下去先给我重打四十!”杨歪达以为郑板桥来范县就知道他的名气,不敢小觑,谁料他不分贵贱,心中暗骂道:“想必也是个认钱不认人的!”于是眼珠一转,三角眼一挤,侧身向郑板桥伸出三个手指头意思是送三个元宝。不了郑板桥立即喝道:“再重加三十!”杨歪达以为姓郑的嫌少,于是又转过身去,这次伸出五根手指头,八字胡一吹,脸一呆,意思是说,这回该满意了吧。谁知郑板桥不但没有转怒为喜,反而气得浑身发抖,怒眉直竖,吼道:”再重加五十!“杨歪达玩玩没有想到郑板桥有这种古怪脾气,吓得头一蒙,仰身倒地,抽了口凉气。可瞬间他又镇静下来,思忖到:“噢,姓郑的是不见真佛不烧香。便强作笑脸,赶忙用布包好五块元宝送上,并低声说:“县太爷,这是真的”郑板桥接过元宝:“真的?好!真的就按真的办。衙役们,快给我拉下去,实实在在地打上五十大板!”“是!”这边杨歪达被拖下去施刑,另一旁吓坏了王老实。暗想杨家送上金银尚且受刑,我姓王的身无分文可该等死了。惊慌之下,就用布包着带来充饥的五块红薯送到案前,叩头哀告道:“这五块红薯请大老爷收下,高抬贵手,饶我一命吧。”郑板桥不动声色,只用手摸了摸红薯。等杨歪达受刑已罢,发话了:“原告被告听真,常言说,有理不送钱,送钱必无理。姓杨的既然送钱行贿,又空口无凭,诬赖好人,分明是戏弄本官,欺压穷人。二亩地仍归姓王的。再说,我郑板桥做官,一不贪赃,二不枉法,谁要送钱,就挨重大!送的礼物全部退下。”说罢,把布包着的五块元宝递给了王老实,把布包着的五块红薯递给了杨歪达。杨歪达接过这布包一摸,软乎乎的,拆开看时,竟是五块红薯。急忙叫道:“我的五块。。。。”郑板桥把惊堂木一拍大喝道:“你的五块还是五块,一块不少,退堂!”说罢返身而去。两厢衙役也退堂一空。杨歪达自知告状理亏,只得一瘸一拐,捂着屁股回去了。